昨日晚上,再次帶著激動的情緒、萬分感動的心情,
看完交響情人夢最終回。
好想哭、好感動…
無法想像沒有千秋先輩的日子… [還有野田妹啦XD]

完結後,情緒還在波動未平息,馬上就聽到お母さん叫喚,說お父さん找我。

幹麻?
我又幹了什麼事嗎?!
幹麻找我?
戰戰兢兢的赴戰場。

お父さん開頭先說*"妹子"上了哪裡的學校,      *妹子:我爸朋友的兒子。本人取的綽號。
又問說到底有沒有要讀書。                妹子是同學校已畢業的學長。
大概的"訓話"就是要我去補習,以及問說有沒有心讀書;
如果沒有,以後就去工作,要看多少日劇、要一整天上網都不會管。
如果要讀,就去補習,現在補一捕,免的日後上不了學校,重讀補習花一年。
台北學校就只有18個名額,18個名額進不了,就只能去中部南部讀書。
總而言之,就是逼我去補習。

要讀書就一定要補習嗎?
不補習就等於不讀書嗎?
幹,這是什麼理論。
除了北部的學校就不好嗎?
雲科怎麼說?
我才不想補習,雖然心裡知道這是不得不的選擇,但是又要像以前一樣?
幹麻說的一副只有補習才能顯示有心讀書的抱負?!
沒補習就是個廢人、是個廢物?
幹,你他媽的補習。

補習,也不是沒想過。
也曾經有打算去補習的想法。
只不過發生那樣的事情,加上對毒人去的補習班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非常不好
他媽的白爛印象。
笑?笑啥小?什麼白爛笑容?
現在想到補習就想到毒人的嘴臉,真噁心。

お父さん還給期限。
一兩天的期限,明天就要我給他答案。
昨晚聽完お父さん說的話,整個心情Down到谷底,
超煩惱啊!!!
到底是怎樣、為什麼這樣?

很難溝通、真的很難溝通。
他們的腦筋非常難溝通。
死腦筋。

並不是不想讀書,只是不想補習。
但這樣的想法馬上就被否定。
聲音愈說愈大聲。
是在罵屁。

好想死的念頭又出現。
是否又要重蹈覆轍?
又要重蹈國三最後的覆轍?
為什麼總是要逼迫去補習?
補、補、補。
要進不進、要退不退的情形。
幹麻把我生的卡在這?
擺爛也不是…

幹,我要打生命線。
我要找張老師。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