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T在上周說過想要再去還願,我問她是有實現願望嗎?她說至少有找到工作,並且有種想要還願的FU。
所以昨天辦事後臨時想說順便去,只是沒想到還願也就算了,擺放鮮花供品的位置是在愛情那面,老實說有點無言。
想要多問些什麼也不是,因為少女T依舊神秘兮兮說:「不想回答,沒有必要說。」我想如果是先前的我應該會強逼一定要說出些內容,給個交代之類(不過憑什麼要他人給我交代幹嘛?憑什麼啊)。
有些事我知道取決朋友之間的交情,決定說與不說,但我們多年交情也不是多淡薄,少女T也說很多事只有我知道,其他人都不曉得(如果騙我,我也不曉得呵呵),不過就在求神、求愛情這敏感的部分,突然有著十幾萬步的距離存在著。
到底是多秘密、多不堪、多不敢說出口呢?「應該是你心裡有鬼才不想回答吧。」我說。少女T不否認也不承認。
「你該不會還想著跟他再續前緣嗎?」這裡我本來要說『祈求』,但想想還是講『想著』好了,較不那麼尖銳。少女T還是不回答,只說:「你說是就是、說不是就不是。」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當然覺得答案怎可能不是,一定是想啊!
可憐。
第一個念頭,真的有人就是那樣的深陷在愛到卡慘死的泥沼中,只是沒想到是身邊的朋友少女T罷了。
然後當下感覺很不是滋味,甚至是有點走著瞧的心態,好啊,不說就不說,反正我的事你今後也別想知道!起碼你只會知道個大概,全貌就算了。
審視對待朋友的方式,有些界線也好,免得將來傷心。僅止於此了。

算算事發到今天已經三個月,還在泥沼中的女人真恐怖啊!
未來,如果少女T第三度和那位爛老男人復合的話,可想而知女方是一定不會拒絕的。
可憐又可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