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過去的吞忍跳到無法容忍,我的包容心到哪去了?好像只會挑極端的方向走,抓不到中庸之道。
很多事都看得很嚴重,甚至放大檢視,但前提是我覺得很重要,需要認真對待。
說到底是我的方法錯誤了嗎?同樣的事、類似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還是只有自己在介意,只有自己在懊惱。
被說想太多的我,十分萬分羨慕想不多的你們,亦或可以說是想太少的你們。樂觀想不多的人還可以大聲說:「不是想不多,是不要自己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情,是主動去略過、遺忘那些事情。」
於是又只有我自己陷入為什麼會受到如此的遭遇的自以為漩渦中,久久不能自己。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