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說了:

▲不敢說沒有偏見,但多少發現他對某些異性的態度有不同的表現方式。「那乾脆和他在一起吧」我提議。
所以問了是否對"那些"有意思,得到的答案是怎麼可能以及沒有的否定。
他說因為和那些人聊天得到的回應很有趣所以很好聊。
(本人白爛的第六感告訴自己這當中還是有些區別,多多少少有隱性的興趣)

▲A打賭事情和Bありえない事件
兩件事多多少少都有關連,連絡了我贏,沒聯絡他贏。(打賭事是先發生,上周星期六)
但在星期一的ありえない事件他求的內容是會干係到輸贏的結果,所以兩件事可以獨立看待嗎?
我認為不行,B(求復合)實現,A就是我輸。B不實現,A就是我贏。
私以為都已經求神拜佛兩次了,我穩輸了呢。(第一次毫不知情他有想復合的想法,第二次過程結束後才知情)
嗯,還是要靠悲我好傻好天真的相信朋友。

說了第二件事後,神采飛揚變成憂鬱悲傷。
直說是不是不應該告訴我這些事,造成如此尷尬又不開心。然後說這陣子不要再提有關感情的事情,要我不要主動說起。並且再三的說,求什麼是他自己的事,跟我無關,也跟打賭事情無關。(嗯???怎麼會無關,結果可是影響輸贏啊?!)
自從我"知情"後,不是對神明不敬,而是覺得他向兩位有名靈驗的神明祈求,希望會實現他的願望,我還有何勝算?人定勝天嗎?
我沒挑戰的膽量,且不敢。
他聽到這席話,激動的說:求什麼是他自己的事,跟我無關,也跟打賭事情無關。
(所以到底是我的想法錯誤還是他的耳朵超硬聽不進且想不通這關聯?)

求教! 

之後在路上,他又再講有關感情的事…
只能無限ㄎㄅ的說:「主動講是你,說不要講也是你,到底想要我怎樣?」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