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風雨交加颱風才剛要走的6月謝師宴那天,多的是戰戰兢兢或許帶點傷感和失落。

從幾天前很焦慮的想著Dress code該怎麼辦,不免的咒罵碎念,甚至想說大不了不參加。
總之還是參加最後的活動,自己是覺得頗為混亂,滿是焦慮的心情瞄來瞄去,只感謝意外抽中老師加碼的一千元,有了加菜錢可用。

就因為是最後一次活動,該做、想做的事大家或許蠢蠢欲動,表達心意是一定的。
混亂的根本不曉得他是什麼時候跟他說,在倒飲料才發現他一臉傷心的坐在角落,很明顯的哭過。識相與不識相很難拿捏,想說人多或許會引起關注就先不前去問問他怎麼了,但偏偏就會有人根本沒想那麼多(應該是想不到啦)就跑過去,果不其然,大家都在議論紛紛。

宴會結束後,兩人約了他一起去散心,問個清楚。(我猜這比較識相)
去了第一次進去的Lounge bar,友人說大門旁坐了某導演,看半天還是沒看到。
還記得我點了自由古巴(Cuba Libre),其實前幾天網上亂逛看到想喝的是Mojito,當下腦弱忘記了。一邊講著打氣的話,一邊又腥羶的吐嘲,用剛才抽到的獎金吃了雞柳、雞翅。

雖然現在對那晚的印象沒有多深刻,但朦朧的還記得他說著多麼喜歡的他、害怕不能再和他正常講話。坐到了半夜兩三點,三個人慢步在比白天安靜許多的信義區,先是送她回到家,然後帶著沒車可坐的他到家裡休息。一方透露一些一方又印證一些,沒想到他也有這樣個感覺。他還是悶悶的,畢竟才過了幾個小時,回到房間電影台沒好看的,不知道要幹嘛,「那就睡覺吧。」他說。別過頭後側睡,我猜他或許有偷偷掉淚。

早上六點他就起床說要搭捷運回家了。
能夠感同身受嗎?我不敢說有,他很勇敢是一定的。我拍著他說:「心裡想說的就一定要說出來!」他微微笑的答好,再見。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