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燒焦了,
沒錯。
就這樣一去不復返。
再會也沒說一聲。

無聲的離開是他的選擇,
我不能理解,
但也沒辦法親口問他。

我的一部分記憶像是被掏空般,
應該說,確實的消失。
備份沒有做好,是我的錯。
最大的錯,還是他就這樣無聲的離開。

剩下得焦黑,他給了充電器的連接板,
也給了他自己的生命核心主機板。
維修價格超過原本買來的數字。
他說不定很痛快,
給了我痛快的一擊。

我怨他。
SHARP桑,你的工作結束了嗎?
我想你還沒盡到你的責任。
怎麼只可以留下黑色的畫面,消失去度假?
SHARP桑,記憶體的容量都還沒用盡,
下地獄吧!!!
虧我誠心又擔心的為你祈禱。
CCD又如何?
我要你趕快從焦黑中甦醒。
FUCK YOU!

創作者介紹

チャッ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F
  • 好可憐喔
    這樣ㄔㄤ 翰和靦腆男孩的照片都不見了
    別哭齁
  • 重點不是在那啦!!
    雖然他們也很重要=P
    重要的是累積的簡訊。哭哭('台';;)

    チャック 於 2009/02/27 00:48 回覆